企业公告

舍得酒业引狼入室,饮混改“毒药”

作者: 亚博最新版 - 官网   时间:2020-10-16   浏览:1

斑马消费 杨伟巨额资金占用丑闻还未解释清楚,舍得酒业再度因控股股东所持全部股份被冻结,上了个头条。前几年,舍得酒业是白酒板块的混改典型,国资出让控股权,改制相对彻底。天洋控股入主后实施全方位改革,业务拓展、业绩提升立竿见影。才4年时间,当年的“小甜甜”成了如今的“牛夫人”——深陷债务危机的天洋控股,玩起了把上市公司当提款机的勾当。负责执行的公司财务负责人李富全,已被当地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随着调查进一步深入,关于舍得酒业及天洋控股,将会有更多细节浮出水面,会不会牵出更大的“瓜”?就酒企混改而言,如所托非人,引入的并非目光长远的实业家,而是炒概念、重杠杆、造泡沫的资本猎手,更有甚者直接掏空上市公司,那么,伤害的不仅仅是公司和品牌本身,更将影响投资者们对混改的信心。这才是白酒混改最可怕的事。舍得酒业实控权动摇9月16日晚间,舍得酒业(600702.SH)对外披露,因建行廊坊分行的诉前财产保全,河北廊坊中级人民法院将冻结天洋控股持有的公司控股股东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2016年,天洋控股参与舍得酒业混改,向建行廊坊分行贷款23亿元,用于收购沱牌舍得集团70%的股权,贷款期限至2019年6月27日,后展期至2020年11月30日。截至9月16日,天洋控股合计还本10.1045亿元,贷款余额为12.8955亿元。实际上,天洋控股所持的这部分股权,早已经被冻结了。因资金往来纠纷,沱牌舍得集团及其子公司,向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发起诉讼,四川遂宁中级人民法院已将天洋控股持有的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予以冻结,两次裁定的冻结金额分别以3.3亿元和6.7亿元为限,冻结时间均为2020年8月-2023年8月。因天洋控股所持公司股份先后多次被采取司法保全措施,舍得酒业可能存在实际控制人变更的风险。2016年6月底,舍得酒业以公开竞拍方式进行股权改制,民企天洋控股入主,开创中国名酒企业混改的先河。相对于五粮液、老白干酒等企业以引入员工、经销商持股为主要形式的混改,舍得酒业国资大股东直接出让控股权引入民营资本,混改更为彻底,一时成为典型案例。混改之前,“川酒六朵金花”之一、拥有光瓶酒之王沱牌大曲的舍得酒业,早已沉寂多年,沦为“最不赚钱白酒股”。天洋控股入主后,以产品高端化、渠道全国化为核心战略,开展全方位的业务改革,公司业绩得以迅速提升,跻身为二线高端白酒小巨头。没想到,因实际控制人自身流动性危机,天洋控股便把手伸向了稳定盈利、账面资金丰厚的舍得酒业。9月初,资金占用的盖子终于被揭开了:公司间接控股股东天洋控股及其关联方,非经营性占用公司资金,2019年发生额21.6亿元,2020年截至8月19日为18.5亿元,目前仍有4.75亿元尚未收回。舍得酒业、天洋控股实际控制人周政表示,对上述资金占用并不知情。目前,四川证监局已对公司、控股股东、董事及高管采取行政监管措施,证监会已对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立案调查。9月17日晚间,公司对外披露,财务负责人李富全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2020年9月17日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天洋控股承诺在9月19日之前归还占用的资金及利息,若无法按时归还,舍得酒业可能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天洋控股能否按时还钱?看得更远一点,则是能否保住舍得酒业的控制权?复盘白酒混改因历史原因,中国白酒市场规模以上企业,绝大部分都是国企。截至目前,A股18家白酒上市公司,有12家为国资控股。更早些时候,在水井坊(600779.SH)被外资收购之前,在口子窖、迎驾贡酒(603198.SH)上市之前,在舍得酒业、金徽酒(603919.SH)完成混改之前,上市酒企基本上全是国资控股。国资扎堆,产品又极度市场化,这种反差让白酒成为混改预备队中的种子选手之一。白酒行业的市场空间与盈利能力有目共睹。2019年,白酒行业规模以上企业累计完成销售收入5617亿元,同比增长8.24%,实现利润总额1404亿元,同比增长达14.54%,行业整体利润率达到25%。所以,白酒资产在一级市场受追捧的程度,一点也不亚于二级市场白酒板块的股价上涨。近年,汾酒集团酒类资产注入山西汾酒(600809.SH),综艺股份先后拿下贵州醇和枝江酒业,ST岩石转型白酒,都曾在市场上引起轰动。对于实力略弱的地方中小型酒企来说,混改,可以帮他们“乌鸦变凤凰”。安徽算是白酒企业股权改制推行较早的地区,口子窖(603589.SH)、迎驾贡酒都成了民营企业,古井贡酒也引入民营资本为第二大股东。启信宝显示,上海浦创股权投资有限公司持有古井贡酒(000596.SZ)控股股东古井集团40%的股份。虽然口子窖的MBO曾饱受争议,但它们还是助推了“徽酒四朵金花”齐聚A股的盛况。于是,几年前当投资者们质问金种子酒(600199.SH)的管理团队如何解决业绩危机时,该公司高层直接指明了救命稻草——混改。人们只关注混改成功的正面典型,往往选择性地遗忘了大多数酒企股权改革不成功的例子。河南白酒大而不强,成因是多方面的,但最核心的原因还是,“豫酒六朵金花”改制后,都缺乏强有力的操盘手,错失了好几个白酒的黄金时代。其中的典型宋河粮液,甚至硬生生被控股股东拖累,从曾经的年营收20亿元,到如今几乎销声匿迹。已经失败的“西北茅台”皇台酒业,危机正在发酵的舍得酒业,案例不胜枚举。谁能保证下一个主导白酒混改的是实业家,而不是资本猎手?

返回首页